中国记录——重走长征路

对于长征,现在的年青人,大概很少能深刻认识发生在七十多年前的这场生死决择、对中国革命历史产生深远影响和重大意义的事件了。
当今天我们重温这段悲壮史诗的时候,当我们再一次唱起“高原寒,炊断粮”的长征组歌的时候,时代的苍桑感使我们更对之产生一种久违的眷恋与心灵的洗涤,这种苍桑感使我们油然感恩于现在,感恩于已离我们远去的一代英烈,眷恋他们那种坚韧不拔、理想与信仰高于一切的奋斗献身精神。 
长征是伟大的,她的伟大现在看来不完全是表现在她的一个个具体战役的胜利上,出发前的数十万人,到达延安时仅剩下一、二万人,尽管一路上打了很多次胜仗,但这种可见的胜利与失去的相比,那实在是一种惨痛代价换来的胜利,从敌我力量的对比和物质利益的得失上说,怎样也很难理解这种胜利的深远意义,国民党把一支代表人民利益与希望的队伍驱赶了二万五千里,迫使红军不得不进行战略性大转移而退居到小小的延安城。然而,正是这一奇迹般的战略转移,长征的伟大意义在此后一个久远的时代表现出来。直到今天,我们还得益于她,并感恩于她。正是这次举世闻名的长征,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长征是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长征是以我们胜利、敌人失败的结果而告结束”。她一路撒下的火种,不仅在当地而且在全国都燃烧起熊熊革命烈火,她表现的是一种对信仰与理想的执著,对真理和目标的追求,对国家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切,对贫苦大众的深切关怀以及对自身高尚品质与顽强生命力的彰显。尽管,围追堵截,雪山草地,树皮野菜,饥寒交迫,生离死别,一切人世间能经历,能感受的痛苦,这支队伍都经历了。但他们从容面对了这一切的苦难与磨练,从此获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敬仰与拥护。而作为当时统治者的蒋介石国民党却视人民利益而不顾。视国家生死存亡而不顾,以一已之私利行大逆不道。极尽斩尽杀绝之能事,一手制造了这场残酷的悲壮历史,这为它的倒行逆使,从而导致败退台湾留下了无可逆转的伏笔。七十年后的今天,当国民党的原政要连战,宋楚愉回访大陆时,当国民党现主席马英九为台湾二.二八事件表示忏悔和检讨时,是否也同时想到过国民党统治时期对共产党人与同胞兄弟的残酷镇压与迫害的警醒和启悟。正是当时这种残暴的封建统治,导致长期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社会贫富差距巨大,穷人无法生存,社会现实黑暗,人民苦无出路的结果。迫使贫苦大众在中国共产党人领导下翻身求解放的悲壮远行,从这种现实角度看:长征除彰显了革命者的崇高信仰与追求外,也是一种无奈选择。万里长征,有多少英烈长埋地下,有多少财产毁于一旦,有多少创伤永难愈合。我们今天纪念长征,决不是要学前人重走长征路,而是要警钟长鸣,深刻认识中国社会为什么会有人不怕牺牲去进行这样的长征?是要思考中国社会如何避免有人再走这样的长征路。事实上,长征对于中国社会的历史贡献,很大意义上,告诚执政党人,要把人民的利益,国家民族的利益,人类共同的利益置于首位,保持利他与奉献精神,力戒贪婪与腐败。在于它给我们时时敲响着产生社会危机后带来深重民族矛盾与灾难的警钟。 
当我们今天怀着对英烈的崇敬,隆重纪念这一具有伟大意义的长征时,一方面,无论我们事业的今天和未来取得多么辉煌的成就与胜利,都不应该也不可能忘记无数革命与创新的先烈们所作出的历史性伟大贡献。另一方面,我们的感受会否化为一种力量?使时代的车轮跃迁到一个新的台阶,使人类的理想与追求更上一个层次。 
长征的精神是永垂不朽的,她的不朽更深刻表现在此后的延安精神上,表现在那种艰苦奋斗、同舟共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上。尽管这种精神起初只表现为一小部分精英们的品质,正是这些品质所展示的楷模表率作用,成就了共和国的辉煌之路,成就了今天人民大众的丰衣足食、国泰民安的新生活。我们纪念长征,更大意义上说,不是单纯的怀旧,更不是恋荣和希望这种历史悲壮的重演。而是要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为人类崇高理想的坚定信仰不懈努力奋斗上开创新局面,迈向新未来。 
我们当然需要物资条件的满足,同样更需要精神信仰的追求和道德理想的抚慰。作为人类,我们要远离自残与战争。我们正在迎来一场新的长征,这场长征显然不是战争意义上的长征,不是所谓战胜“敌人”的长征,而是人类为改善自己的命运和前途,获得真正幸福与快乐意义上的长征,是建设与创新的长征,是和平与发展的长征。我们重温长征的丰功伟绩。我们提倡一种民族的凝聚力精神,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必经雪山草地,重走长征流血牺牲的道路。作为一个历史发展的过程,当年的长征己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今天我们纪念长征,纪念一代英烈,惊天地 泣鬼神的壮举,就是要提倡一种民族的凝聚力精神。从这种意义上说:新时期的长征是过去长征的划时代的延续,而不是回到战争方式去夺取胜利的重演。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不能因为我们必须进行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以及学习国外先进科学技术与管理经验而淡忘甚至抛弃。资本主义的成熟和帝国主义的嚣张并不意味着它们的社会制度符合人类文明发展的客观规律和人民大众的根本利益。共产党人和党的领导干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廉洁奉公,严惩腐败,不能为个人私利而忘记广大人民群众利益和崇高理想信念依然是事业兴旺发达的根本性标致。为金钱和名利活着依然是共产党人的一种耻辱等等可贵品质和传统精神应当发扬光大。长征的现代意义已不再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严重矛盾对抗后的决择。不再是生命不堪重负后的觉醒和抗争,而是经过历史沉淀与过滤后的对人类生存意义和人性弘扬的一种和谐及在此基础上的奋斗与前行;是人类对正义、自由、平等、博爱、美好社会创建的甘于承受一切苦难,险阻的追求和信仰;历史依然清楚的表明:奉献与利他精神是实现自身真正价值和战胜一切腐朽没落与艰难困苦的最本质表现特征。在经济建设和市场经济为动力的竞争社会进行阶段,更需要一种理想信念的护卫,更需要一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奉献精神的弘扬;更需要一种正确的荣辱观的倡导与树立;更需要一种“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扶危济困,见义勇为,乐于助人精神的发扬;更需要一种深刻的人文关怀和高尚道德的抚慰,更需要对恐怖和战争行为的痛斥和斩钉截铁的制止;更需要一种对和平、安宁、和谐社会的珍惜和义无反顾的追求精神。当今世界,提倡一种对人类理想追求的挚著精神尤为紧迫重要。我们应该深刻的领悟到分裂和自相残杀与战争是一种多么可怕的事情。我们追求大统一的思想,我们渴望中华民族大团圆的一天。我们渴望全世界人民大团结的一天,但这是一种和平的统一,是一种和谐的团圆。而不是一种武装斗争的胜利,不是一种意识形态对另一种意识形态的铲除。我想这是我们应当坚定不移的信念。即使历史逼迫我们不得不以时间来换取空间对这种机遇的选择,迫使我们进行以时间为代价的长征,我们也应该以坚韧不拔的奋斗与宽容精神等待和平的到来。我们需要长征的精神乳汁来哺育我们今天的长征。因为这种精神使我们永不退缩而一往无前。使我们深刻感受到,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为此,我们同时应记起爱因斯坦说过的一段话:“形势要求我们勇敢的行动。要求根本改变我们的整个态度,改变全部政治概念,但愿那种促使阿尔夫雷德.诺贝尔设置巨额奖金的精神,那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信赖精神,宽大和友好精神。在那些决定我们命运的人的心里会占优势,要不然,人类文明将在劫难逃”。这不是耸人听闻的说法,面对着一些分裂分子和战争挑畔者此起彼伏的叫嚣,我们应以坚定的和平信念,粉碎其阴谋而迈向和平繁荣的长征之路。我们未来的长征不应再带上残酷的色彩。虽然也将是波澜壮阔的,甚至是艰苦卓绝的,但在长征精神哺育下,将以快乐而凝聚一切力量进行新的长征。